代山望沧海

试图文艺

今晚蹲越的直播间,然后听到越说松要约他出去吃饭,就脑补了这个。虽然我不知道越吃不吃得辣,但小龙虾吃久了应该是有辣的感觉吧_(:з」∠)_
怕看不懂就解释一下:松看越喝可乐不解辣于是掏钱去问摊贩老板买酸奶(。
(小龙虾不会画乱糊的,旁边一坨乱线是虾壳_(:з」∠)_)

是摸鱼,最近简直是被冻傻,完全没有任何想法_(:з」∠)_

梦到好多斯哈的梦,可是醒来就忘了QMQ

梦里有星空的颜色,还有被温柔包裹的感觉。甜滋滋的糖果,安静的注视,醉人又静谧的场景。
狭窄堆满箱子的房间,冒着蒸汽的化学用具,橙黄又温暖的油灯发出细微的声响。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不记得了!!!

【乐库】循环

雷点预警:

1.ooc ooc ooc

2.幼稚园文笔。名字是瞎取的,写的并没有很点题_(:з」∠)_

3.emmmm感觉有点意识流,但应该写的很明显……吧。

4.是一方角色死亡梗,BE!

5.很短。

这是300粉的点梗! @KumoCo 这位小天使的!

我不是很擅长写悲剧,但如果你能喜欢的话就太好了!




  库拉再次满足的搞完破坏后离开了摩尔庄园。布满疮痍的庄园冒着浓烟,却迟迟不见那道金色的身影出现。

  菩提大伯低声的叹了口气,偌大的树屋里只有他一个人的身影。

  库拉坐在他的黑曜石城堡里的王座上,面前悬浮的屏幕映照着庄园的惨状。他干笑了几声,把骰子抱在怀里。

  “这下再也没人能阻止我毁灭摩尔庄园了。”

  骰子眨了眨眼,他不太懂主人明明应该很高兴,但是那面具掩盖下的深紫双眼却未曾带上笑意。

  “去,骰子,给我做午餐,要非常丰盛,我要庆祝这一天!”骰子被甩了出来,它也不在意,只是担忧的瞧了一眼还勾着嘴角的主人,便飞去了厨房。

  库拉依旧笑着,视线却不曾放在那屏幕上。黑曜石大门紧闭着,即使库拉距离大门非常远,却仿佛能看到那门上伤痕累累的痕迹。整个城堡静悄悄的,也黑漆漆的,光源仅仅存在于他头顶那扇窗户所洒下的阳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屏幕里的庄园也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被修复了大半,骰子所在的厨房也传来了食物的香气。库拉动了动身体,因为长久的保持一个姿势而感到僵硬,他顿了顿,依旧站起了身子前往厨房。

  但是就算不在意,身体上的麻痹还是存在的,库拉没走几步就因为脚太过酸痛而摔倒在地,端着食物的骰子见状连忙放下盘子,刚凑过去就被库拉打飞。

  “滚开!”库拉抿着嘴,等脚不再酸麻后立刻站起,坐到了餐桌主位。摆在面前的是一份爱心牛排,旁边放着一杯红酒,远处则是丰盛的肉食,被打飞的骰子从厨房端出最后一碗蔬菜沙拉放在一旁。

  库拉闻着久违的香味,有些呆愣的瞧着还在滋滋冒白气的牛排。

  脑海里烦了他一整天的金色身影在说些什么,库拉瞧着那人背着阳光陷入阴影的脸,竟然还在迟钝的想着这牛排又是骰子去偷来想讨他欢心的吧。不知道有没有遇到乐乐侠呢——库拉像是触电一般抖了一下,发白的视野骤然回归现实,面前还是那摆满丰盛食物的餐桌,还有骰子担忧的神情。

  乐乐侠——这个词就像是久远的某个古老的词汇,库拉恍然的想,他已经很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

  他机械的切开牛排,沾着酱汁的牛排鲜嫩可口,泛着浓重的香气。库拉将之送入口中,熟悉又触动味蕾的口感却让他难以下咽。

  他发怔的瞧着缺了一角的牛排,上面用酱汁浇出的爱心形状歪歪扭扭,断了一线。咸涩的液体沾染在嘴角,库拉摸了摸,干涩的眼珠瞧见手指上褐色的酱汁——他还以为自己哭了——不,他当然不会哭,他为什么要哭?为那个早就死了八百年的臭小鬼吗?怎么可能!

  库拉忽然一把扫掉了面前的食物,噼里啪啦的声音听得骰子心惊胆战,默默的缩了缩身子。

  库拉张了张嘴,看着骰子瑟缩的表情像是被触动了什么,忽然失去了愤怒的情绪,最终只是面无表情的离开了餐厅。

  未被关掉的屏幕还在忠实的播放着摩尔庄园的状况,库拉瞧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回到了卧室。

  雪山的终年积雪导致空气也非常冰冷,即使有魔法傍身、暖炉在一旁燃烧,库拉还是感觉非常的冷。

  他仿佛是头一次认识到,自己就算拥有年轻的身体却也无法阻止时间在他的心上划下刻痕。仅有的爱好也无法提起现在的他的兴趣,他也不允许自己以这种状态去制作药剂。

  他躺进被窝,将早已准备好、却因为自己的犹豫不决而有些蒙上灰尘的药水一饮而下。

  “聪明、勇敢、正义的乐乐侠来了!”金色的身影带着潇洒的红披风,熟悉带着稚气的面庞显露出灿烂的笑容,将受伤的小摩尔护在身后,显现出一种英姿勃发的气势。

  “库拉,你又来破坏庄园!”在那双金色的眼睛触及到库拉呆立在原地的身影,表情一变,一点意料之中加上恶作剧的笑容,组成了库拉记忆中的乐乐侠。

  “库拉!吃我乐乐大锤!”少年举着巨大的铁锤,从地面一跃而起。库拉尖笑一声,张开了魔法壁。

  金色与紫色在空中对撞,库拉感到一股畅快淋漓的快意,而战意高涨的乐乐侠让他觉得久违又怀念。

  意料之中的惨败,乐乐侠的拳头近在咫尺,脸也凑的很近。库拉闭上眼睛,疼痛感却迟迟未到。

  “库拉……?”乐乐侠的声音传来,库拉睁开眼睛,模糊的视野里是乐乐侠疑惑的神情。

  “你哭了?”

  “什么?”库拉呆呆的看着乐乐侠戴着手套的手从他面上一抹,在阳光下透亮的液体沾在他的手上,存在感极强的彰显着那句疑问的事实。

  “哈!我库拉大法师何时哭过!”库拉抹掉脸上冰凉的触感,“当然是被风吹的!”

  “好吧。”乐乐侠耸耸肩,明显不曾把他的话当真。

  “喂,你的态度很敷衍啊!我真没哭!”库拉申辩,乐乐侠嗯了一声,忽然亲了一下库拉的额头,笑容奸诈又充满暖意,“这是安慰!”

  “什么啊!”库拉的脸颊透红,别扭的一把把乐乐侠凑近的脸拍开,内心却鼓涨涨的。

  但是他好像忘记了什么。库拉眨了眨眼睛,看到乐乐侠在前方回头催促的身影,便将那一抹不安与疑虑压下,快步却又别扭的压着步伐走了过去,然后又被乐乐侠牵住了手。

  夕阳为两人的身影镀上一层暖色的光,看上去是那么的虚假却又温馨。

—END—

是阿越。
依旧没有完成度_(:з」∠)_

白嫖这么久偷偷摸一张(。
虽然没有完成度_(:з」∠)_

emmmmmm……
万圣节快乐。

【斯哈】风纪委员

雷点:

1.ooc.ooc.ooc

2.很短

3.文笔幼稚,小学生描写

是拖了很久的点梗, @Soda要好好学习 这位小天使的!

不知道有没有写出你想要的……修修改改还是不太满意,但我已经想不出来更好的了_(:з」∠)_

如果你能够喜欢的话就太好了(›´ω`‹ )

  

  在霍格沃茨有个这样的传说——惹谁都别惹风纪委员会的副会长哈利·波特。

  有新生就会问,是因为他长得凶神恶煞?还是态度太过严肃?

  学长学姐们就会骄傲的摇头,告诉新生,哈利·波特可是他们学院的校草——温柔又帅气,脾气好还善良,总之就是个闪闪发光的人物。

  那新生就好奇了呀,那为什么会出现这个传言呢?

  于是一堆学长学姐就如鲠在喉,满脸不忿。

  因为那个全级第一的斯内普呀!他是风纪委员会的会长,有一个凶神恶煞的大鹰钩鼻,油腻腻的头发和阴沉的脸,能止小儿夜啼啊!

  话题到此结束,因为他们口中能止“小儿夜啼”的会长和帅气温柔的副会长来了!

  两人穿着学院定制的西装校服,皮鞋叩在走廊大理石质地的地板上,明明只是很普通的走路,却感觉有一股莫名的气场将所有人定在原地,再如摩西分海一般将他们推开,为两人在下课时拥挤的走廊上空出一条畅通无比的路。

  新生被学长学姐挤在后面,只能透过缝隙去观察这两个学院的“风云”人物。

  打头的应该就是学长学姐口中的会长——西弗勒斯·斯内普。

  他的头发并没有油腻腻,发尾蓬松的打着慵懒的卷垂在肩膀上,硬朗的脸部轮廓还有那突出的鹰钩鼻,藏在深陷的眼窝里的狭长双眼黑沉沉的,视线所到之处的所有学生都下意识的低头检查自己是否有违规的地方;洁白的衬衣被系到第一颗纽扣,西服没有一丝额外的褶皱,苍白有力的手指正捏着计分板,随时准备扣分。

  跟他相反的,则是一出场就带着温暖笑意的哈利·波特。

  黑色的鬈发虽然有些凌乱,却让他白皙的脸庞更添帅气,黑色的圆框眼镜架在挺直的鼻梁上,翠绿的眼睛闪闪发亮,看得人如沐春风,淡红色的嘴巴微勾时,那双眼睛也会微微眯起,带出一个爽朗的招牌笑容。

  斯内普很高大,比哈利的身高还要高半个头,大概也是因为这个,斯内普本来就很压人的气场更加让人恐惧。但是跟在他身旁的哈利却很简单的化解了这种压迫感,严肃又阴沉的斯内普带着哈利这个吉祥物,总觉得有种……奇妙的反差感?

  新生沉浸在哈利的笑容中,傻呆呆的看着学长学姐们都被挑剔完哭着跑回教室,直到两人站在他面前的时候才反应过来,紧张的整个人都在发抖。

  “你好。”哈利率先开口,他笑眯眯的打量面前矮小的新生,指节轻叩计分板,“你是这一届的新生?”

  “是、是的!”新生紧张的嗓音都变形了,发出的奇怪声音让他满脸通红。

  “那么我想你应该并没有很好的去阅读新生手册。”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斯内普眯着眼睛看这个领结都打歪的新生,眉头紧皱。

  “对、对不起!”新生被吓的浑身僵硬,眼泪瞬间积蓄在眼眶要掉不掉,满脑子都是荒谬的猜想。

  “西弗勒斯,别那么严厉。”哈利劝道,他上前一步拍了拍新生的肩膀,为新生整理了领带,“霍格沃茨是个很好的学校,希望你能在这里拥有良好的学习环境。”

  虽然是很官方的话,但新生在仿佛寒冬一样冰冷的视线下感受到了绝处逢生的温暖。

  “下次要注意哦。”两人离开了,新生站在原地半天才迟钝的听到已经播放到尾声的上课铃。

  “我没有看出他哪里有缺陷。”突兀的,斯内普冒出一句话。

  哈利眨了眨眼,没反应过来。他们两个站在教学楼的大门口,因为上课基本上看不到学生,空旷的一楼让斯内普的声音有些空灵。

  “什么?”哈利问。他抬头看斯内普,对方的眉头皱在一起,有些微妙的不爽。

  “我认为你的耳朵完好无损。”斯内普撇开头。

  “我当然听到了,我只是没有听懂——”哈利说到一半,忽然反应过来,窃窃笑道,“吃醋?”

  “不要说一些不切实际的话。”斯内普嫌弃的斜睨他一眼,耳朵却有些微红。

  哈利随口敷衍,按下斯内普肩膀,在斯内普脸颊上印下一个吻。然后哈利就感觉到斯内普的态度温和了许多。

  口是心非。哈利笑眯眯的想到。

看一篇超好看的文看到中间吃到SHI,反胃难受到不行,摸个鱼安慰自己一下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