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山望沧海

很忙

【斯哈】红线

注意事项:
1、ooc.ooc.ooc
2、应该是个短篇,不会坑的!(flag)
3、这是我想了很久的一个梗,写到最后红线反而不是主角了_(:з」∠)_
4、绅士s和卖报h我真的想不出来了,可能还要很久……
5、不要纠结时间线,但哈利大概是四五年级(也就是十四十五岁),我并不想写这个年龄段因为这样感觉斯内普就像个恋童的xxx但这个年龄段是比较平和的,所以想写这段的他俩的爱情萌发期。(再解释下去就剧透了)
6、HE!请放心食用!(加粗加大)
7、再强调一遍!人物ooc很严重!我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和自己的观点去写的他俩,所以可能会有不适,如果看不下去请点x,不要攻击我QAQQQQQ(多打几个)
8、emmmm应该没有雷点吧,毕竟我自个就是雷点超低的人,什么都有可能踩我的雷_(:з」∠)_还有,这文有非常多的BUG_(:з」∠)_
9、ojbk的就往下翻吧!(啰嗦这么多也是不容易)





上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哈利发现自己的手上缠着一条半透明的红色细线。小小的蝴蝶结绑在左手的尾指,随着微风轻轻飘动。
  哈利通过自己那万能的好友了解到这个关于另一个国家的传说——关于这条红线、关于爱情。
  线的那一头是谁呢?哈利窝在自己的床铺上无意识的拨动着在黑暗里泛着清浅光芒的细线。小心的攥着红线,哈利将它贴近自己的面颊。他能感受到另一端沉稳的心跳与让人感到熨帖的温度,那是非常、非常令人安心的感觉。
  他想知道红线的另一头是谁。
  哈利披上了隐形衣,将细线缠在自己的手腕上,边走边收线。漆黑的城堡只有那一条仿佛指引一样的红线,蜿蜒着通向未知。
  哈利下了会移动的楼梯,穿过了礼堂前的走廊,走出了城堡,来到了海格的小屋。
  红色的丝线绕过海格的小屋,延伸向了另一边。哈利莫名的松了口气,有些歉疚的同时还有些脸红。
  总不能自己的另一半是海格吧……还是不要了,虽然海格很好,想到他和海格站在一起的景象,哈利缩了缩肩膀。嗯……还是别了。
  哈利继续缠线,线在手腕上汇聚,像一个会发光的手环。再走就是禁林了,哈利皱着眉,谁会这么晚来禁林呢?女生不可能会想在晚上来如此恐怖又未知的禁林啊?
  微风吹动荡在空中的细线,哈利鼓噪的心情越发高涨,脸颊都忍不住发红。
  会是谁呢?哈利想,可能是个很漂亮、拥有冒险精神的格兰芬多女孩(大概也就只有格兰芬多会愿意大半夜来禁林了),也有可能是个不太漂亮但依旧很有勇气的人。
  那是一片黑色。
  漆黑油腻的发丝在发尾打卷,微风吹动,中分的刘海稍稍挡住了那深刻的面容;同样漆黑的长袍曳地,在空中划过一道凌厉的弧线。
  哈利翠绿色的眼睛在隐形衣的隔阂下,对上了一双平静深邃的黑色眸子。
  那双眼睛在平时永远存在着对哈利的恶意与不知从何而来的恨意,而现在只剩下了纯粹的平静。月光泛着银色洒在他身上,一弯小小的月牙映在那双不起一丝波澜的深黑眼睛里。
  哈利呆在原地,手中卷起的细线被松开,风吹起线团,落在泥土里。
  斯内普……教授?哈利望着站在禁林边缘的斯内普,整个人都愣住了。
  那条发光的丝线正连接在斯内普左手的尾指上。
  我未来的另一个恋人……是斯内普教授?哈利不可置信的后退一步,轻微的咔嚓声惊醒了正在看月亮的斯内普,他立刻皱起眉头,魔杖无声无息的滑入他的手掌,漆黑的眼睛浮出了警惕。
  “是谁?”斯内普低沉的声音响起,哈利差点忘了自己还穿着隐身衣,僵硬在原地看着斯内普试探着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心脏在鼓噪,哈利紧张的忘记了呼吸,脸在薄薄的隐身衣下都憋红了。斯内普在他身前不远处停住脚步,哈利能闻到被微风送来的苦涩药味。那实在不是什么好闻的味道,苦涩的气味混杂着禁林的泥土气息,熏红了哈利的眼角。
  两人距离足够近,就像哈利在一年级时撞破斯内普审问奇洛时的情形。但这次不同的是,斯内普并没有伸手,视线穿过哈利,落在不远处的草垛里。
  哈利小心翼翼的移动,视线里只有斯内普裹着黑色长袍的胸膛。
  斯内普眉间的沟壑越加深刻,他能感觉到面前有人,但他看不到人在哪里。这似曾相识的焦躁感让他立刻想到了那个喜欢夜游、站着都能惹到麻烦的救世主。
  “波特?”斯内普试探着说,面前平静的草垛并没有什么反应,反而是身前较近的距离忽然发出短促的气音。
  哈利惊慌的后退,差点绊倒。风扬起哈利的隐身衣,露出了穿着板鞋的脚。
  “果然是你!”斯内普勃然大怒,他猛的伸手去抓那飘起来的布料,哈利却在这时候绊倒在地,布料盖住了哈利,斯内普再次看不见哈利的身形。
  “再一次的夜游!哈利·波特!”斯内普怒吼,“格兰芬多扣三十分!竟然还敢来禁林!你认为自己那脆弱的小命能撑到多久?!”
  惊慌的脚步声在不远处响起,斯内普紧盯着因为摩擦而动的泥土,大步的追着声音而去。
  糟糕!哈利紧紧抓住隐身衣,尽量迈出自己能跨出的最大步伐往城堡冲去。
  糟糕糟糕糟糕!哈利满脑袋就这个单词,气喘吁吁的遇到拐角就转弯,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里跑。斯内普的脚步声就在身后,紧迫的就像小时候做梦遇到的怪兽一样。
  “站住!反抗教授,格兰芬多扣十分!”斯内普的声音完全不见吃力,哈利自己都觉得自己要喘不过气了,双腿都不像自己的,感觉马上就要趴在地上了。
  哈利慌不择路的脚步一拐,闯进了一间空荡荡的教室,躲进了一张课桌下面。
  斯内普的脚步不紧不慢的掠过教室,在门口停顿了一下,然后声音就远去了。
  哈利总算松了口气,整个人摊在地上。腿部的酸痛让他完全不想动。
  哈利缓过气,举起绑着红线的左手,盯着那无风自动的细线发呆。
  他的另一半是斯内普?不仅比他大二十岁,还是他的教授!
  哈利用手遮住自己的脸,逃避的不想看红线。
  他以为自己会遇到美丽又温柔的格兰芬多女孩,没想到却遇到了只会毒舌扣分的斯内普。落差太大让哈利有些缓不过劲。
  更何况就算不是温柔又美丽,怎么也该是个女性吧?哈利从没发现自己竟然喜欢同性啊!还是个老蝙蝠!
  哈利拖着疲惫的脚步回了寝室,突然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去寻找线的另一头呢?
  第二天哈利顶着黑眼圈起床,还被罗恩说不带他一起夜游玩。哈利看了一眼罗恩手上的红线,无力的叹了口气。
  就算想要无视,视线里也都是飞舞的线条。
  哈利跟着学生们一起涌入教室,这才发现自己恍惚了一上午已经到了下午的魔药课了。
  斯内普裹挟着风进入教室,在经过哈利是撇眼看了一眼低着头试图将自己塞进桌底下的男孩,嘴角轻微的翘了起来。
  他站在讲台用以往的腔调讲解今天需要制作的药剂,在宣布开始时忽然视线一转,哈利悚然一惊,感觉背后凉凉的。
  “我想优秀如伟大的救世主,一定不介意上讲台来制作药剂的不是吗?鉴于……啊,他那同样优秀的才能,即使独自一人也能做到?”斯内普低沉如大提琴的声音听在哈利耳里就像恶魔的低语。
  哈利可以肯定这完全是斯内普昨晚上没抓到他的报复,看看他眼底加重的黑眼圈吧!哈利故意慢吞吞的收拾自己的书包和坩埚,拖着脚步一步一步的走向讲台。
  在靠近斯内普的时候哈利又闻到了那苦涩刺鼻的味道。他下意识的皱了皱鼻子,随后就被斯内普一把扯过拉到讲台一旁准备好的实验台,同时露出一个充满恶意的笑容。
  “好了,开始。”
  安静的教室顿时发出各种声响,哈利拿齐所需材料回到讲台,开始处理魔药。
  哈利用力的切着材料,视线一扫便看到那无比扎眼的红线。
  什么命中注定的恋人?分明是仇人吧!哈利紧绷的肩膀一松,鼻子有些酸涩。他看到手里捏着的银刀,而红线近在咫尺。
  哈利的手微妙的停了下来,视线全被红线吸引走了。
  他可以斩断……他可以切断这条红线。哈利捏着银刀的手加重了力道,有些颤抖的将左手放在切材料的板子上。
  “波特,切材料到神志不清了吗?”看在斯内普眼里,就是哈利傻乎乎的要切自己的手了。他一把抓住哈利的两只手,用巧劲将哈利捏着银刀的手掰开,然后扳过哈利的肩膀不让他动。
  “不、不是!我没有!”哈利这才回过神来,慌张的想要挣脱斯内普的钳制。
  “那你刚才是认为自己的手是材料的一员吗?”斯内普皱眉,顺着哈利挣扎的力道松开了手,却一把抓住了哈利的肩膀。
  “不、不是……”哈利揉着自己的手腕,那里正泛着红。哈利又看到了红线,而斯内普系着红线的手就在脸旁——那就像是在提醒什么。哈利抿着嘴,低头不想说话。
  “你们的魔药做完了?还不快点做!除斯莱特林外全部扣两分!因为上课不专心!”斯内普将那些偷偷看向这边的都呵斥回去,然后捏着哈利的肩膀就出了魔药教室。
  “等等等等!”哈利惊恐的顿住脚,不让斯内普拖动他。
  “反抗教授,格兰芬多扣五分。”斯内普推着哈利,用不容置疑的力道将哈利推向医疗翼的方向。
  “我是说,请等等!”哈利别着身子转过来面对斯内普,红线存在感超强的在哈利眼前晃过。
  “我知道昨晚上夜游的是你,”斯内普低头凑近哈利,他看到了哈利非常明显的黑眼圈和有些憔悴的神情,用带着茧子的指腹用力点在哈利的眼圈上(哈利不适的摆头躲掉了),轻声的说,“不要以为逃脱了就可以放心,我有的是方法让你去劳动服务。所以到底有什么吸引着你半夜去所有人都知道危险的禁林?嗯?我们伟大的救世主?”
  “不是……我没有去……”哈利没有底气的说。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哈利觉得自己绑着红线的手指有些发热,心脏跳动的异常急促。他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只是直觉让他想要后退,避免如此被动的情形。
  “我想你需要去医疗翼好好看看自己的脑袋,是不是已经被芨芨草长满而无处安放你的脑浆。”斯内普松开手恢复正常距离,轻蔑的看了一眼哈利,转身先走,“跟上。”
  哈利揉着自己的肩膀,慢吞吞的跟在斯内普身后。
  就这样放过了?哈利发呆的看着在视线不远处甩动的袍尾,不问他为什么去禁林吗?
  ——当然不可能。哈利呆滞的看着坐在桌子后面的邓布利多,然后又望了望正坐在沙发里看着他的斯内普。
  “哦,我的孩子,”邓布利多啜了一口甜茶,“发生什么事了吗?”
  “呃,没、没有啊。”哈利心虚的低头,不自觉的将那只手藏在身后,避开斯内普的视线。邓布利多眨了眨蓝色的眼睛,将这个小动作看在眼里。
  “或许……西弗勒斯,你能先离开一下吗?”邓布利多笑呵呵的看着斯内普,对方只是眯了眯眼睛,看了哈利一眼便干脆利落的离开了。
  “呃,校长……”哈利窘迫的碾着脚尖,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子。
  “我想有些事是有权利保密的不是吗?”邓布利多推了一下下滑的眼镜,“可是,哈利,这个问题至关紧要。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半夜要去禁林吗?”
  “……对不起……”哈利坐在斯内普坐过的沙发上,把自己深陷进柔软的布料里,“我……我有点不知道怎么说。”
  “没关系,哈利,”邓布利多鼓励道,“这里只有你和我。”
  “但是……”哈利掩住脸,恨不得拥有时间转换器让他回到过去然后阻止那个一心想知道对方是谁的蠢蛋!
  “哈利?”邓布利多缓声叫道,他挥舞魔杖,哈利面前出现了一杯散发着香气的热可可。哈利伸手接过,盯着因为晃动而产生的浅色涟漪,有些出神。
  “如果……如果你注定会跟一个你讨厌的人相爱,”哈利嗫嚅着开口,像是在自言自语,“那会是因为什么呢?”
  邓布利多眨了眨眼,有些意外。然后他离开了座位,来到了哈利面前。
  “为什么要说注定?”
  “……”哈利抿了抿嘴巴,努力思考,“因为……因为神认为你应该跟她在一起?”哈利含混的选择了女她,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有些窘迫。
  “你怎么知道神认为你应该和她在一起呢?”邓布利多反问。
  “我……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个,”哈利说,“我觉得我根本不可能跟她在一起,但我却犹豫了……我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这让我有些难受……”
  “因为爱啊,哈利。”邓布利多轻声的说,“爱是没有理由的。”
  “可是……”哈利欲言又止,他有些颓丧,又有些举棋不定,“我无法肯定自己是否讨厌她,但……但我从未想过,会与她相爱。”
  “爱情从不会预告。”邓布利多摸了摸哈利的头,“他们来的是那样突然而又神奇,即使你不能理解为什么。”
  “……真的吗?”哈利有些犹豫,他捏着红线,另一头微弱却又平稳的心跳鼓动着他的手指,隐约的温度像火一样灼烧着哈利的指尖。
  “可是我从未发现……”而且在这之前他还对斯内普怀抱恶意。哈利纠结的捏着手指,无法理解邓布利多的话。那些恶意也不过是些恶作剧,如果从这所学校毕业,哈利想,他或许只会留下一个冷硬又讨厌的印象,然后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忘记。
  而爱呢?哈利只对它的印象停留在阳光、温暖与家人中。他从未深度去想过爱的意义,但他通常都能找到喜欢的理由。
  “哈利,爱能让人毫无保留。”邓布利多像是能看到哈利在想什么,苍老的声音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你无法追究爱从哪来,”邓布利多突然眨了眨眼,笑呵呵的说,“因为一场争吵、一个相遇,甚至因为一个随意的动作,人都会有可能爱上对方,这是无法反抗的。”
  “……”哈利睁大眼,他想到了斯内普被药草熏黄的坚硬手指,苍白不健康的皮肤,还有那个在月光下、显得异常孤独的人影。这些并不是会让人喜欢上的元素,但哈利就是突然想到了。
  “我想你已经找到答案了。”邓布利多看着哈利,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想我知道了。”哈利挠了挠脑袋,跳下椅子,“我很抱歉耽误您的时间……”
  “哦,没关系,我的孩子。”邓布利多揉了揉哈利的脑袋,“我很乐意为你解答。”
  “那么,再见,邓布利多校长。”
  “再见。”
  其实他们不应该违逆,如果顺应这个红线的意愿,然后再分开,或许这条连错人的红线就会知道他们并不适合,然后自己断开为他再找一个可以相爱的人——顺其自然。是的,邓布利多校长大概就是想告诉他这个。
  哈利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才是正确的,他为自己的聪明才智鼓掌,然后他跑回了寝室,抽出一张羊皮纸就开始构思。
  亲爱的、斯内普——不对,哈利划掉这个姓氏再次起笔。亲爱的西弗勒斯——哦,哈利觉得自己都要起鸡皮疙瘩了。他揉掉这张纸,随手扔在垃圾桶里。
  哈利苦恼的敲击着羽毛笔,他不知道该怎么写。
  他揉掉了不知道多少张,才写出一封比较顺眼的信来。哈利自信的将信封贴好,然后招来了他亲爱的小姑娘海德薇。
  “把它送给斯内普教授,我的小姑娘。”哈利亲了亲海德薇的头羽,“回来给你吃猫头鹰饼干。”
  海德薇亲昵的啄了啄哈利的手指,然后展翅飞出了格兰芬多宿舍。
  斯内普坐在办公室里,笔下不停的改着这次的课后作业。
  那些杂乱的词语和颠倒的步骤都让他的眉头锁的更紧——他真该好好教训一下这些不认真听课的小巨怪们!
  咄咄的轻响从门外响起,斯内普黑着脸开门,却意外的见到了那只属于某个救世主的、张扬的白色雪鸮。
  雪鸮飞入了办公室,然后停在了桌子上。斯内普头疼的走过去,然后就看到被抬起来的、非常显眼的绑着一封信的鸟爪。
  斯内普解开麻绳,有些警惕的用魔杖对准了这张薄薄的纸。他可不认为,啊,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巨怪救世主只是给他寄封信问好。
  几个探测咒语下去,都没有什么反应。一旁的雪鸮歪了歪脑袋,蹦了几下。斯内普黑着脸再次确定了没有任何恶作剧咒语后,这才不情不愿的拆开了信封。
  那猫抓过似的凌乱字体一看就知道是谁,但内容却让斯内普当机了。他有些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同时因为内容而铁青了一张脸。
  【致我可恶的(被划掉了,但斯内普还是能看出来)魔药教授:
  很高兴你愿意打开这封信而不是撕了它。首先,我得强调这不是我自愿,如果你乐意留意一下神话传说那么你就会知道一些比较偏门的故事,例如红线。如果不是梅林决定——管他什么神——我根本不可能会给你写这封信。当然我写这封信不是为了挑衅你,我只是觉得——我是说,如果我们顺应这个红线在一起一段时间,然后分开,这条红线就会断开然后给我一段新的姻缘,那当然皆大欢喜。你总不能期待一个与你相差二十岁的男生能跟你过一辈子吧?】最下面就是哈利稍微规整一些的签名。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斯内普捏皱了纸张,什么见鬼的红线,去他 妈的神话故事!波特难道以为他是三岁小孩吗?!怎么可能会相信这封无厘头的信!瞧瞧他的口气,斯内普撕碎了信纸,那上面的每一个单词都像是在嘲笑他!
  斯内普完全忽略了那字里行间透露出的交往信息,不如说他根本没有当真,只是将这封信当成一场恶作剧。
  哈利美滋滋的想着,如果斯内普配合,他很快就可以找到自己的真爱,然后与她结婚!
  海德薇飞了回来,并没有带来信封。哈利皱眉,难道是他的诚意不够吗?明明都是对双方好的事情啊?哈利很费解,斯内普那么讨厌他,为什么不乐意忍受就一个月的时间,然后他就可以永远摆脱他了。这可是送上门的机会!
  还是说他写的不太明白?哈利一敲拳头,又提起了笔。
  【致斯内普:
  首先还是感谢一下你没有第一时间撕碎它。
  可能是我上封信没有说清楚情况,是这样的,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得到了一个能看到红线的技能,(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堆关于红线的科普)然后,我认为,只要顺应红线,然后我们只需要相处一个月的时间(我看那些学姐都是最短一个月分手),你就可以永远的摆脱我了,而我也可以寻找我的真爱。如果你愿意帮这个忙——(出现了很多无厘头的线条)好吧我也不知道应该回报你什么,大概是不再在你的课堂上捣乱?(前提是马尔福不挑衅——而且我真的没有捣乱)】
  斯内普眯眼,他倒是知道这个传说,但这并不能证明它是真的。斯内普开始怀疑哈利难道是跟同学打赌输了所以来耍他?也有可能是想要找出一些他忠于伏地魔的线索——斯内普不自觉的捏紧了拳头。
  哈利寄了好几封都没有得到回应,他甚至开始思考去堵斯内普这个方法能不能成功。
  再次收到哈利的信封,斯内普都麻木了。他看着那些猫抓过的文字爬在泛黄的羊皮纸上,忽然开始思考波特到底理不理解交往这个概念。
  交往意味着你需要开放自己的隐私领地,甚至一些想法;你不能拒绝对方,因为他是你的情人……想到这,斯内普突然灵光一闪——或许他可以趁此要求让这个不省心的波特能够省心一些。
  哈利刚吃完一个小面包,属于他的雪鸮就带着一张薄薄的字条飞了过来。
  “这个点谁还会给你寄东西?”罗恩好奇的探头,想要看清写了什么。哈利也有些愣,等到他看清那些单词后,瞬间站了起来,差点把自己绊倒。
  “哈利?”罗恩满脸疑惑的看着哈利,就连正在喝汤的赫敏也抬起了头。
  “呃!没事!我是说,我得离开一下!”哈利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八点半来我办公室,我同意你的提议了,但我想我们应该讨论的更详细一些。】潦草又拥挤的字迹让哈利认的有些艰难,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兴奋。
  他可以解开这个该死的红线了!哈利简直都要飞起来了。
  哈利来到了斯内普的办公室,门虚掩着。
  “斯内普!”哈利兴奋的蹦了进去,“你同意我的提议了!”
  “当然,”斯内普皱眉,他的手边放着一些纸张,“你可以不用把你那愚蠢的心情表现的如此彻底。”
  “嘿!”哈利完全不在意斯内普的讽刺,他只是凑近了斯内普的桌子,那双翡翠一般的眼睛透过眼镜闪闪发亮,“我是说,你同意了!”
  “你不用再重复一遍。”斯内普挑眉,然后将放在手边的羊皮纸拿了过来,嘴角小小的勾起了一个弧度,“你只需要签下你的名字——在这里。”
  “什么?当然可以!”沉浸在兴奋里的哈利没有注意,他痛快的将这一摞订好的纸张翻到最后一张,那里已经签上了斯内普的名字。他把自己的名字写上,这份羊皮纸忽然亮了一下金色的光芒,两人的名字之间落下了一个明显是契约的印记。

—TBC—

评论(5)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