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逍

想画正剧,想画很严肃的画。
还想画刀(bushi)
为自己的拙舌感到头秃(。
谁能告诉我怎么做才能提高人际交往的能力啊ಥ_ಥ

是练习

是一篇语无伦次的如标题所示的辣鸡小片段。所以不带tag。
总觉得最近没什么想写的,而这一段也是憋出来的。心塞。


    天空是红色的,从太阳的起始点开始,渐变成深蓝。苍翠的冬青在微风中摇曳,发出细碎的沙沙声,像嘈杂闹市里人们各自的细细低语。枯黄的草地上站着一个人。
    风吹起他的鬈发,露出光洁的额头,鲜明的伤疤在苍白的皮肤上引人注目。他轻轻的拿下架在鼻梁上的圆眼镜,同冬青一个颜色的眼睛里倒映着渐渐沉下去的霞光。
    风变大了。
     他这么站着,直到繁星爬上天空,月亮也挂在树梢。
    总要有一个人去承受这个事实。他这么自言自语道。
    人们需要我。
    他转身,身后是一片焦黑,被火光覆盖的残缺建筑。
    人们热情而又悲伤的迎接他,就像一位带着胜利归来的勇士,为他奉上娇嫩的鲜花与祝福。
    他接下了人们的好意,带着真心的笑容安静的一一道别。
    我不过是要开启另一场旅途,这没什么好担心的。
    他这么安慰人们。
    当黎明的第一片阳光透过漆黑的树林照在他的眼皮上时,他拔出了魔杖。
    来吧!他这么叫喊道,让我们痛快的决斗!
    代表死亡的绿光擦过他的耳畔,带走了一缕发丝。
    他从没觉得自己曾经的过往有现在快乐。
    舒展胳臂,扭转腰身,低下头颅。
    一位英雄退居幕后,一位魔王永远逝去。

评论

热度(2)